橘子姐姐不说话

真外貌协会死宅腐伪文青完美主义

吾曾潇洒挥霍纵仙界,十万功德肆意散。彼时逢良兄益友在身侧,纵人间千万纨绔也不及我一人娇娇。
而今人间受难,兄亡友散,吾亦不做那落魄姿态,人间随意游走的依旧是那个师青玄。

没有钱又生病的时候就比较想死

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尖叫的土拨鼠
继南风扶摇之后
金枝玉叶的贵人也掉马甲了
接下来就是信赖至极的深交了
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想要填一个坑新的。写的是我当年认识的颜值很高的两个小哥哥故事,想要填完一个完整的故事。不管行不行,在考研前填完

想写一个新坑,特别想特别想。
用一天的时间想好了两个男孩子的开始与相爱,但是在考虑结局的时候我只能想到一个很sad的结局,因为只有这样我觉得这个故事才会真实又动人。我想这两个男孩子在现实的重压之下决定放弃现有的一切找寻一个可以容纳他们的新环境,但是当他们安稳下来的时候却被生活的细节打败,多年之后旧友再聚首的时候,其中一个得知在他们分开不久之后另一个男孩死于某种疾病,死在一个很是风华茂盛的年纪。
想到这些我开始想那些关于情绪的细节,突然感觉自己陷入了巨大的悲伤中,不能自拔。
最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坑,因为,好像这样可能是对某些人有点不公平呢。
啊,又或者是我扛不住自己的情绪呢

权一真X引玉 脑洞随笔勿喷!

当权一真认出黑面是引玉,引玉也释怀过去的时候

权一真拉着引玉的袖子
“师兄,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儿了?”
“我……”
“师兄,君吾说你想害我,我没信他”
“我……对不起”
“师兄,二百七十五年你都没有给我生辰礼”
“对不起……”
“师兄,凡间有信徒在我观里说你坏话我把他给打了”
“……勿需要这样”
“师兄,这二百七十五年我都很想你”
“……嗯”
“师兄,你以后不要走了”
“……”
“师兄,我想你一直陪着我”
“……”
“师兄……”
“还有什么事!”
“我……好像……喜欢你”
引玉仰头看了看面前的人,权一真漆黑的眼睛里一片执着,一如当年那个往自己脸上摔泥巴的少年。不同的是,这片执着里还带了一丝自己从未见过的不安。他叹了口气,轻轻的将权一真拥入怀中,道:“我刚好也是呢”

想到奇英各种语气,但是好难把握引玉呀
半夜失眠开脑洞的时候完全不能分攻受
心塞(´-ωก`)

东方快车谋杀案
构图色调美的不行

嗯,是新商场的果汁